2022年3月8日 星期二

摘录施永青先生文章- 國際政治只講強權不講公理

 國際政治只講強權不講公理



俄羅斯明目張膽揮軍入侵烏克蘭,企圖以軍事力量把自己的意志強加在烏克蘭身上,這當然不符合國際公義。烏克蘭是獨立主權國,理論上當然可以有自己的外交政策,可以選擇與哪些國家結盟,亦有權選擇不與哪些國家交往。

然而,這只是道理

上如是,現實政治的演變卻是由強權主導。一個國家若是沒有實力地位,即使有公理在手,最終亦難逃被強權主宰的命運。我們只要翻開歷史,這樣的事例比比皆是。弱國無外交,因為上帝不會開庭接受弱國的申訴,而現實世界卻缺乏一個可以為公理執法的機構。

如果只是旁觀者,且遠離現場,那我們當然可以千秋功罪隨意評說。不過,若是被捲入了利益爭奪的漩渦,我們就必須按照實力地位權衡自己的處境,然後才能判斷自己該站的位置,以免招來無妄之災。

不少人,在評論烏克蘭問題時只顧公理。這是因為公理早已十分清楚,不用詳加分析;但如果我們要分析往後的形勢發展,那我們就必須掌握事件背後的政治現實,才能了解各方利益所在,以推論他們會願意付出多大的代價。

老實說,我並不相信西方國家支持烏克蘭是出自公義,而不是為了擴大自己的勢力範圍。如果公義在他們心目中真的這麼重要,那為甚麼他們只是推烏克蘭去與俄羅斯衝突,而自己卻鐵石心腸堅持不派一兵一卒去烏克蘭與烏克蘭人民並肩作戰呢?

正是因為西方從一開始就聲明只會對俄羅斯作經濟制裁,不會作一絲兒的軍事介入,才鼓勵了俄羅斯毫無顧忌地入侵烏克蘭。西方有這樣的選擇,不是正好證明連西方自己也在某種程度上向強權屈服了嗎?西方自己知道對強權的存在不可視若無睹,卻叫烏克蘭人不畏強權,一定要和俄羅斯戰爭到底。

最可笑的是,西方國家一方面說要維護烏克蘭選擇加盟北約的自由,但當烏克蘭一再公開表示要申請加入北約,卻認為現階段不可能接受烏克蘭這樣做。如果北約自己畏於強權不敢接受烏克蘭加入,那為甚麼還去鼓勵烏克蘭在這個問題上不斷刺激俄羅斯?西方國家是這麼著緊去維護國際公義嗎?還是想推動烏克蘭與俄羅斯發生衝突?

歷史上,西方國家從來都不尊重別國的主權獨立。他們在成長的過程中,無不大量侵入別國的領土,掠奪別國的資源,奴役別國的人民。他們主張的人權、自由、民主,都只屬自己圍內人的專利,而不是普惠世人的。他們近年之所以花氣力去宣揚普世價值,是要把不接受他們擺布的國家視作邪惡國家,好讓他們去侵略這些國家時出師有名。二戰以來,美國就利用自己的軍事力量入侵過無數國家,要別國做他的附庸,哪有尊重別國的主權?

2022年3月3日 星期四

摘录雷鼎鸣先生文章:- 北約才是烏克蘭危機始作俑者 財經/地產

         可惜太多人人云亦云,看到战争,听到美国,欧盟白人帮的谴责,就跟着吆喝,却不去了解历史的原因和事情是如何开始的源头。

         战争打响,去顾着谴责俄罗斯,为什么当年叙利亚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朗战争的时候,没有人去谴责美国?欧盟?这个世界在这些自以为是的白人帮的扰乱下,只有他们的强权掠夺是正确的,别族的为自己争取安全和平就是错误的,这是什么道理?站在道德的高地,并煽风点火,为什么他们就是正确的?为什么话语权就要在他们手中?


北約才是烏克蘭危機始作俑者 



俄羅斯派兵攻入烏克蘭,雖然目標主要是軍事設施,但總也會殃及一些平民,不少烏克蘭人因此而逃亡,也有些躲在地下設施中,苟存性命於亂世。戰爭從來不是好事,但只要深研一下相關歷史,便知此災難的始作俑者是以美國為主導的北約,這個軍事同盟應為當地

人民的傷亡負起主要責任!

問題的核心是北約這個組織為了要證明自己有存在價值而不斷東擴。北約在1949年成立,目的本是要制衡意識形態及制度上完全不同的蘇聯。當蘇聯在1991年解體,俄羅斯又與西方諸國十分友好之時,北約便再無存在價值,敵人都消失了,軍費還不快點用回在民生之上?但北約卻不作此想,從1999年開始反而進行了5次東擴,多吸納了14個國家,直抵俄羅斯邊境。也許在90年代俄羅斯還不明白北約的意圖,但普京2000年向克林頓試探,若俄加入北約,美國的態度會如何?普京從克林頓的回應中清楚知道北約的假想敵正是俄羅斯,如何可能讓俄加入?不過,那時俄羅斯已因葉利欽的荒唐而自廢了武功,普京上位後也只能忍辱負重,眼睜睜的看著北約把飛彈搬到自己家門口,對準自己的心臟。普京也明白,俄羅斯幅員廣大,資源豐富,又有核武,一定招人忌憚,無論俄如何我本將心向明月,誰知明月照溝渠。

美雙重標準 不欲武器對準門口
2008年是關鍵的一年,北約在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開峰會,計劃邀請烏克蘭及格魯吉亞加入北約。俄立時劃下紅綫,認為這對俄羅斯的國家安全構成嚴重威脅,當時美駐俄的大使及美國不少有識之士都認同俄的說法。歷史上,美國自己實施過門羅主義,不容許任何敵對國家在西半球部署武力。1962年蘇聯因美國在土耳其早已部署了核武對準自己而決定依樣葫蘆,在古巴也部署對準美國本土的核彈,幾乎引起了足可毀滅世界的古巴危機,最後在美蘇兩國的政治家共同努力下而化解了危機。90年代有套奇雲高士拿主演的電影《驚天十三日》對此描述甚詳,我最近把此電影連看了幾回。古巴危機顯示出美國自己也認為讓外國軍事力量在自己門口把武器對準自己是不可接受的,正如周潤發在《英雄本色》中有名言︰「我不喜歡被人用槍指著個頭」,但美國慣用雙重標準,根本沒當普京的警告是一回事。

俄羅斯並無就此便放棄外交上的努力。2009年俄提出,只要北約答應在有爭議性的區域剔除北約的第5條,即不用與這些區域軍事上聯防,那麼俄也不反對烏加入北約。很可惜北約仍把俄視作二等國家,不加理會。

普京此人顯然為心智堅定的猛男,俄遭此羞辱,也許使他更相信北約的目標是要使俄進一步解體。我則傾向北約的將軍們也正為蘇聯解體而十分失落,沒有了敵人後,自己的飯碗也頓成問題,他們為求生存,會努力製造新的敵人。步步進逼,是必由之路。普京不會亂打無把握之仗,俄羅斯在他手上經濟雖因石油價格被壓而蒙受損失,但仍逐漸復甦,並把國債還清,還順便替烏克蘭還了外債。說此人能臥薪嘗膽也未嘗不可。

2014年烏克蘭政變,親俄的民選總統被逐下台,烏便日漸走上自毀之路。《韓非子.亡徵十五》有雲︰「國小而不處卑,力少而不畏強,無禮而侮大鄰,貪愎而拙交者,可亡也。」烏克蘭卻犯上了以上所有的亡徵,明知自己實力難與俄相比,不但老是想加入北約,還利用新納粹分子不斷攻擊及迫害烏克蘭東部俄羅斯種族的人民。這是在自己作死了。

北約似乎也樂見此事,反正衝擊愈多,北約愈可辯說自己有存在價值,美國也有藉口繼續控制歐洲。當中最大的受害者卻是烏克蘭人民。此國因內訌、貪汙及領導不懂治國,未有戰爭之前已是一個沒有希望的國家,逾4,000萬人口竟有600萬人跑到外國工作以養活家人,我在內地也見到過不少烏克蘭移民。

烏應中立 當俄及北約橋樑
烏克蘭的最好出路便是中立,不傾向俄或北約,只充當兩者的橋樑。但其喜劇演員出身的總統並無此智慧,烏雖名義上未加入北約,但卻早已接受其武裝,去年竟有2萬北約軍事人員在烏。普京此人並非可隨便當他無到,忍了10多年,外交上別人不理他,他惟有高呼「Enough is enough」,普京大帝一聲吼,地球也要抖三抖!俄羅斯的核彈頭比包括美國在內的北約還要多,不理會她的安全顧慮怎麼可能?

美國其實也不敢與俄開戰,只能雷聲大雨點小,怕一發不可收拾,也怕中俄一旦雙劍合璧,天下難攖其鋒。用經濟制裁的方法從來都是七傷拳,歐洲尤其叫苦連天,惟有希望天氣早日回暖,不用消耗這麼多能源。更值得擔憂的是俄會如何報復,普京說可使她們體驗歷史上未有見過的困境,恐非虛言,例如俄的網絡攻擊非常厲害,足可使西方經濟嚴重受損。俄現在列出清單,要烏撤走北約的武器,便肯撤軍,烏應答應。

2022年2月21日 星期一

摘录施永青先生文章 - 把阿富汗的資產用來賠償9.11苦主恰當嗎?

          很多人对国际新闻事务,或者别的弱小国家的新闻可能只求看过了,而不去追究稍微深一些,感谢有施先生这样的有责任之士把事情刨析的一下,让有心人再去解读一番。希望更多的人能够认识事情本质。 


 把阿富汗的資產用來賠償9.11苦主恰當嗎?



日前,美國總統簽署行政命令,把塔利班重掌政權後被凍結在美國的資產解封,一半用作賠償9.11事件中罹難者的家屬,另一半用作對阿富汗的人道援助,主要透過聯合國屬下的援助組織去進行。



此,塔利班政府當然提出強烈抗議,認為美國是強搶阿富汗人民的財產,體現美國政府在道德上的墮落。阿富汗各地亦爆發一連串的抗議活動,重申阿富汗人民永遠不會接受別國可以自把自為,把阿富汗的外匯儲備隨便凍結或作其他用途。連阿富汗前總統卡爾紮伊也認為美國這樣做,是對阿富汗人民的暴行。卡爾紮伊是2001年上次塔利班倒台後,由美國扶植出來的首任總統,他的立場一向親美,連他也這樣說,顯示美國今次這樣做是多麼不恰當。

原因是塔利班上台後,立即受到美國及其盟友的嚴格制裁,不但受到戰爭長期破壞的經濟無法收復,連人道援助亦因外匯中斷而無法進行。入冬以來,阿富汗糧食不足,可謂飢寒交迫,如果還得不到及時援助,估計有一百萬兒童可能因而喪失生命,所以大部分國際救援組織,都贊成把這筆解封的資金全部用作對阿富汗的人道援助。

這筆錢主要是阿富汗中央銀行放在國外的外匯儲備,據國際貨幣基金會估計,總數約有95億美元,主要放在美國,亦有部分放在歐洲。國際救援組織為緩和阿富汗的人道危機,當然希望能把所有的錢都花在阿富汗的人道援助上,其迫切性遠大於放在對9.11罹難者的賠償上。

國際救援組織覺得美國在作出這項決定時,應更多地諮詢持份者的意見,亦應該檢討做法是否符合國際法,更應該衡量一下怎樣分配法才能令更多的人得益。

今次美國解封的資金共70億元,若一半分給阿富汗人民,以阿富汗3,900萬人口計,每人只得89.7美元。若把另一半分給9.11的罹難者家屬,9.11有近2,996個罹難者,每個罹難者的家屬可得1,168,224美元。阿富汗人一人分不到一百美元,而美國的罹難者卻一個人分到超過一百萬美元。這可反映,在美國人心目中,阿富汗人的生命真是doesn’t matter。

如果美國當阿富汗人的生命這麼doesn’t matter,為何當初會為了阿富汗人民能過更美好的生活就不惜長期駐軍阿富汗?前後二十年間,美國死了約2,000人,花費了約二萬億美金,美國究竟是為了自己的利益?還是為了阿富汗的利益?

若果美國是不想阿富汗落在塔利班手裡,才把軍隊留在阿富汗,那為甚麼20年後,又親手把政權移交給塔利班?誰知移交後又立即制裁塔利班,說塔利班是邪惡政權;若塔利班真的是邪惡政權,美國又為何會把阿富汗人民的命運移交給邪惡政權?這一切只能是從美國的利益出發才說得通的,從阿富汗人民的利益出發是怎也說不通的。

2022年2月10日 星期四

摘录:- 中俄聯合聲明與民主理論創新 - 雷鼎鳴

 冬奧在京舉行,固然使人興奮,但若論對當今國際局勢的影響,普京乘冬奧之便訪華,中俄兩國發表了《聯合聲明》,也許更值得我們研判。


這份聲明的第一部份

便把重點放在民主理論與實踐上,為何一個涉及兩國戰略合作的聲明會如此「務虛」而不是「務實」?若細看內容,這段文字非同小可,一套新的民主理論,可挑戰傳統西方民主理論的雛形已然被勾勒出來,足可讓後世忙於辯論。在大國博弈中,硬實力銳實力當然重要,但若缺少了軟實力,也會十分吃虧,而軟實力中,自己制度的優越性是否得到認同會起很大作用,認同感又無可避免地要建基於一套完整理論。

《聯合聲明》中對民主提出了甚麼觀點?《聲明》第一部份開宗明義表明,「民主是全人類的共同價值,不是少數國家的專利。」這段說話已等提出挑戰:不是西方國家的一套才可稱為民主,中俄的同樣是民主。那麼民主的目標或定義若何?「民主是公民參與管理本國事務的途徑」,這與林肯的「民治」(by the people)並無重大分別;「旨在增進民生福祉」,這顯然與林肯的「民享」(for the people)一脈相承;「實現人民當家作主」,這也可理解為林肯的民有(of the people)。由此可見,中俄聲明中民主的目標或定義與西方的一套並無本質上的區別。那麼西方或美式民主觀與中俄民主觀主要分別在哪裏?

眾所周知,西方或美式民主的核心是一人一票的投票機制,當然也有其他機制的配合,但一人一不卻是其核心。這個機制是否能達到「民治」、「民享」和「民有」,卻是另一碼子事,中俄兩國不見得相信西方的制度有此功能,就算在西方國家這些目標可以達到,也不見得這些機制或手段在中俄行得通或有不錯的效果。「各國人民有權選擇適合本國國情的民主實踐形式和方式。」是否民主,「只能這個國家的人民來評判。」

中俄不採用手段或機制來界定管治制度是否民主,那用甚麼標準?是用效果。聲明認為中俄的民主傳絀植根於千年的發展經驗,「受到本國人民廣泛的支持,體現了公民的需求和利益。」這觀點話中有話,西方民主徒重形式,若效果不佳,社會問題叢生,怎可能體現出民主精神的真諦?

這種角度,若在二、三十年以前提出,恐怕無甚說服力,今天則不同。西方形式主義的民主當中隱藏的缺陷已相繼浮現了出來。政客參與選舉,最重要是能否取得足夠競選經費或得到某些重要傳媒支持,選舉時要懂得甜言蜜言,每四年或五年開一些空頭支票,迎合到當時的思潮(可能是人為製造出來的)便可。近日美國有學的研究也發現,大多數選民的利益,並沒有影響到政府的政策,反而少數利益團體更能左右政策取向。每幾年一次的選舉及換人,也使政策缺乏連貫性,例如奧巴馬推動了個TPP架構,特朗普一上台便把它廢掉,美國過去簽過的各種國際協議也有此下場。但最使人對西式投票制度失去信心的是為何可以選出特朗普此等奇葩及約翰遜此等大話精?我們若再看看西方國家領袖在執政一段時候下的支持率,常會慘不忍睹,拜登「只得」百分之五十六的人認為他做得差勁,約翰遜卻足有百分之七十三的人認為他不行。反觀中國,國際上的民意調查卻發現百分之九十三至九十五的中國人民滿意政府。如此的結果,美國有何理據認為自己的一套優越?

經濟學中的「社會選擇」理論多年前已指出,一個獨立生存或運作的個體,是不需要民主制度的,例如流落荒島的魯賓遜自己會管自己,民主毫無意義。但假如一個群體要作出一個集體決定,例如一個鄉村要不要大家集資建一道橋,那麼民主便有意義。當前世界各國有自主權利決定如何管理自己的國家,只要其政策不涉及侵犯別的國家的自由,別國又有個理據可把自己認同的制度強加於人?《聯合聲明》中特別反對這種作風,認為這是對民主的背叛。這個說法符合現代經濟理論。在社會選擇理論中,獨裁者是如此被定義的:假設甲是A的選擇,而A選了甲後,那麼A便是一個獨裁者。按此定義,美國在國際關係上便是一個獨裁者。她認為只有她的制度才對,不接受她制度的,可被轟炸,也被其挑起顏色革命政府被推翻掉。這不是獨裁是甚麼?《聯合聲明》中指出這是背叛民主,並無說錯。但西方國家常會用雙重標準看事,要她們承認此批評,難矣哉!

2022年2月6日 星期日

摘录汤先生文章: - 中國為世界建做一艘新諾亞方舟

 

中國為世界建做一艘新諾亞方舟

 

湯文亮博士

紀惠集團行政總裁
2022年2月5日

  兩年前武漢爆發新冠病毒,香港封城,香港人是全世界最可憐,國內人可以由廣東去新疆,台灣人由台北去高雄,澳門可以入珠海,而香港人只能留在香港,邊度都唔可以去,就算連我自己都有多少英雄被困筲箕灣,未知何日上中環感覺,不過,我做過一些調查,發覺贊成繼續封關的人比開關的多很多,大約八二之比,所以香港政府沒有解封的壓力,如果香港是靠旅遊業,現在一定有市民示威遊行,要求政府開關,老實說,香港沒有解封主動權,一切要待中央政府拍板,我相信離開解封的日子不遠,快則在冬奧之後,慢則在今年內一定會解封。

  有專家話,新冠的最新病毒Omicron ,殺傷力弱,傳染力強,就算確診都好似流感,唔食藥都會自動好返,所以,全世界應該解封,但亦有專家話,新冠不同流感,不是支氣管病,而是肺病,確診之後有什麼後遺症,大家現在都未知,雖然話會自動好返,萬一在幾個月之後發覺個肺花了,就會很大件事,英國亦在市民強烈要求下,首相約翰遜才宣布解封,他日有確診者出事,英國市民就唔好怪首相。

  以往專家提倡的是群體免疫,現在是與病毒共存,代表解封是有一定風險,但世界是要運行,如果唔解封影響可能會更大,兩者取其輕,解封亦不失是一個辦法,在英國解封之後,解封矛頭就指向中國,就算IMF總裁亦話,中國清零政策是成功,但如果繼續清零,不但中國會受到損失,甚至全世界都受到損失,所以,中國應及早解封,IMF總裁不知道,中國對於解封取態,非不為也,實不能也。

  現在這個世界是好似一架殲-20戰機,雙引擎發動,任何一個引擎失效,另外一個引擎仍然可以令戰機飛行,甚至可以戰鬥,但如果將兩個引擎合而為一,速度可能更快,但如果失效,就會以大角度墮機,如果中國在未有萬全之策下解封,確診數字上升是必然的事,假如新冠病毒再次變異,變得殺傷力更強,更易傳染,到時全世界就會束手無策,甚至會怪責中國政府解封。

  其實,所有國家應該支持中國政府為這個世界建做一艘新諾亞方舟,如果新冠病毒再次轉強,令到全世界生產力下降,糧食供應不足,這個時候還有中國可以肩負起照顧全世界這個重任,但新冠病毒如果專家所料,慢慢變弱,與人類共存,中國所做的工作就好似陸地建方舟,如果沒有大洪水就白費了,損失亦由中國承擔,所以,點解要中國強行解封,除非歐美國家知道與病毒共存是慌言,一定要拉中國落水。

2022年1月20日 星期四

摘录施永青先生文章: 司法為行政服務,祖高域被拒入境

       前言,个人看到Djokovic的境遇,只能用政治决定来解释,世界上很多的Djokovic hater 都开心的很,用一个高尚的理由说明他不能入境,其实个人支持打疫苗的,只就事论事,如果Djokovic 是美国人,我肯定澳洲政府可以找一个非常接近圆满的理由让他入境,或者法庭初判他胜诉,澳洲政府已经可以不了了之了。All about political bullshit. 

司法為行政服務,祖高域被拒入境

塞爾維亞網球選手祖高域是當今球壇「一哥」,已奪得20次大滿貫,平了拿度與費達拿的紀錄,如果能在這次澳洲網球賽奪標,將是歷史上第一個拿到第21場大滿貫的球手。塞爾維亞舉國上下對此都寄予厚望。可惜,祖高域來到澳洲門口,卻在機場被拒入境,因而沒法圓夢。

澳洲政府拒絕祖高域入境的理由是他沒有接種防疫針:但祖高域並非硬闖,他在來澳洲之前已獲賽事主辦單位澳洲職業網球聯合會,以及賽事舉辦地維多利亞地方政府豁免打防疫針,原因是祖高域早前已確診受感染,身體已有抗體。

祖高域因而訴諸法庭,法庭判祖高域得直;但澳洲政府不服,上訴至高一級法庭,這次法庭卻維護澳洲政府在出入境問題上的行政管轄權,認為澳洲政府有權取消祖高域的入境簽證。

從祖高域事件,我們可以清楚看到,司法制度本身就是建制的一個組成部分,它是要負責守護建制,並為建制服務的。如果司法制度真是如某些香港法律界人士所說,完全獨立於建制,目的是制衡政府的行政權,及維護市民的人權,那法庭是有充分的理據去批准祖高域入境參加澳洲網球大賽的。

在一般人看來,祖高域在飛澳前,已取得主辦單位及維多利亞州政府的豁免,手上亦拿著官方的豁免證明,這已是一般人在入境前所能夠自覺去做的極限,祖高域並沒有刻意去違反澳洲政府的入境條例,所以他是無辜的。

相反,澳洲政府卻是上下不一致。聯邦政府發現維多利亞州政府在處理祖高域的豁免申請時判斷不當,可以責成州政府往後不可這樣做,而不是隨意撤銷祖高域的入境簽證。法庭如果是用來制衡政府的行政權的,就應該維護循正當途徑獲得入境簽證人士的權利。

捷克網球手禾娜高娃就認為澳洲政府有「搬龍門」之嫌,而拿度則形容澳洲政府有如演馬戲;他認為應容許祖高域出賽,這才是法庭應作出的公平判決。

當然,這只是經常要到處巡迴作賽的網球手,單從自己的利益考慮的看法;法庭要考慮的不止是入境申請者的利益,法庭還要維護國家的行政權與澳洲的整體利差。

為了國家安全與有效管治,大部分國家的入境條例,都賦予海關與入境部門的絕對權力,可以毋須任何理由,就可以取消已發出的入境簽證。祖高域並非澳洲公民,澳洲的法庭當然只能站在澳洲政府那邊。更何況澳洲近期疫情惡化,澳洲政府極之希望人民盡快接種疫苗;偏偏祖高域之前曾高調發表了一些否定接種疫苗需要的言論,令澳洲政府不得不拒絕他入境以正視聽。

由此可見,司法獨立並非絕對的,司法不配合行政,政府就無法運作。

2022年1月2日 星期日

摘录雷鼎鸣先生的文章: - 美俄博弈對中港的啟示



美俄博弈對中港的啟示 


近月以美國為首的北約積極推動烏克蘭加入北約的程序,俄羅斯堅決反對,並在俄烏邊境增加軍力,俄羅斯與西方國家關係變得嚴峻,有人還猜普京會否一怒之下收回烏克蘭。同一時期,美國與中國關係也緊張,貿易戰、科技戰、利用香港及新疆的地緣政治戰仍未完全

結束,台灣問題又變得尖銳起來。中、美、俄三大玩家的博弈策略益見複雜。

中國的國策是謀求自身的發展,本無興趣與美國起衝突,但樹欲靜而風不息,美國害怕中國成為世界一哥,自己找上門來撩起紛爭,中國也無可奈何。但要注意,前蘇聯及今天的俄羅斯幾乎是西方世界的世仇,蓋因其有超強軍力及核武,領土又遼闊,從美蘇及美俄的歷史及當代關係中,中國可以吸納到不少重要的信息,有利於如何應對美國。我們可先回顧美國針對蘇聯及俄羅斯的策略,以作參考。

二次大戰後的美蘇冷戰,勝者顯然是美國,蘇聯不但解體,經濟崩潰,人民收入在90年代減少一半,大量科技人才流失,連美女也要流落異鄉,這叫俄羅斯這戰鬥民族如何不痛不欲生?葉利欽當年若非一早與接班人普京有交易,得到特赦,怎可能在退休後過著奢華生活,甚至可到中國桑拿及傳說找氣功師注入真氣?要知道,他不但被俄羅斯人民普遍視為民族罪人,連反共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索爾仁尼琴也罵他在政治、經濟、道德上都在摧毀洗劫俄羅斯。

蘇聯軍人被嘲侮 士氣低落
為何美國成功,蘇聯戰敗?這當然有多種因素。有說是蘇聯搞指令經濟,效率低下,經濟發展比不上美國,但蘇聯卻依然與美國大搞軍事競賽,終於拖垮了自己的經濟。這說法有其道理,但不要忘記,蘇聯當年有著600萬的正規軍隊及2,500萬的後備軍,武器及戰力都驚人,在1991年紅旗落地時,軍隊卻沒有去捍衞蘇聯這個國家,任由其解體。這是何故?中國素來重視軍隊的思想建設,在軍中亦設有政委,專門解決思想教育問題,所以內地的評論人很敏銳地發現了問題的所在。在蘇聯解體前的一段長時間,西方思想確有滲入蘇聯,而其中最厲害的一招便是有人不斷用嘲笑、侮辱的方法去針對軍中著名的英雄模範,有時烈士的塑像也被人刻意破壞,戈爾巴喬夫當總統時,此種風氣尤烈。長此以往,軍人便失去榮譽感,軍人及國民的自豪感,被視為進步的障礙。經歷了這個過程,這支軍隊只會戰力大減,面對敵人不望風而逃已是幸運,他們哪有意願去平息內亂?

有此前車之鑑,中國現任政府便不願犯同一錯誤。韓戰時,中國志願軍的鋼鐵意志打敗了美軍的飛機大炮坦克,但今天中國軍隊還有無此等堅定的戰意?習近平一上台後,頭等大事便是整頓軍隊的貪腐,而且高調讓軍隊知道其事。要知道,若高層將領貪腐,軍心必會渙散。經過幾年的整頓及軍事科技的投入,中國軍隊煥然一新。

反觀香港,這裏雖有駐軍,但維持治安及政府安全的,卻是警察。前年黑暴期間,幕後的策劃者也在老調重彈,要毀一地方,便要先毀其軍隊,在香港亦即警察。我們於是看到「黑警」及警察強姦了多少女人、打死了多少人等虛假宣傳充斥於網絡媒體,警察的子女在學校亦受人欺淩。懂一點歷史的,都可知道這些是博弈中其中一方的策略。也幸好香港警察一直得到大量市民及中國人民的支持,所以上述的辱警策略以失敗告終。

美社會矛盾深重 終會內爆
在俄羅斯與美國的博弈中,意識形態自由民主等修辭只是裝飾品,核心一直都只在如何遏制對方。北約一直告訴俄羅斯,不用擔心北約會威脅俄羅斯的安全,只要俄羅斯不去攻打附近的小國便可。1998年北約與俄羅斯仍在蜜月期時,便把波蘭納入為自己成員。隨後共11個前東歐共產國家,包括3個蘇聯的前成員國都加入了北約。換言之,北約的軍力已到了俄羅斯的邊境,中間缺乏緩衝地,俄羅斯門戶大開。美國再告訴普京北約無意威脅俄羅斯,如何會有說服力?俄羅斯本無意收復烏克蘭,但若她加入北約,俄羅斯則真正中門大開,普京怎敢不阻止此事?普京也知道,美國要把俄羅斯在外滙交收系統SWIFT中排擠出去,又因要打擊倚靠石油出口的俄羅斯經濟,所以跟沙特阿拉伯合作壓低油價。有這些背景,絕非笨蛋的普京會不防範美國?

美國選擇打壓對象的標準也簡單,意識形態的分歧不是重點,要看對方是否有足夠實力會超越美國或挑戰美國的霸權地位。前些時拜登召開的民主峰會,獲邀名單中包括了一些極不民主的國家,一些深受人民擁護的政府卻被排擠,連美國的《時代》雜誌也說這個峰會是「偽善的高峰」(height of hypocrisy)。美國只是為了維持霸權,自己的民主「品牌」早已失去。中國應付美國有一方法,可以參考蘇聯失敗的經驗,根本不用跟美國鬥。美國社會矛盾深重而不自覺,終會內爆,猶像當年的蘇聯一樣。